阅读历史
换源:

第537章 谈虎色变

作品:男人的江湖|作者:东郭老农|分类:都市言情|更新:2020-10-19 04:07:40|下载:男人的江湖TXT下载
  朱院长带着黎主任也匆匆的赶了过来,热情地握着梁惠凯的手说道:“我代表全体医护人员感谢你,感谢你为这次抗/疫工作作出的杰出贡献!感谢你挽救了我们医护人员的生命!感谢你为我们提供了新的治疗思路!”梁惠凯说:“这都是应该的,也是无心之举,我也没想到能有这么好的效果。”

  朱院长说:“你太谦虚了!按说应该给你披红挂彩,大书特书,不过,由于这次是政法系统组织旅游导致的群体感染,上边不想大肆宣传,担心造成不好的社会影响,希望你能理解。包括上次给秦老板录的像也被宣传部门扣了下来,委屈你们了。”

  梁慧凯说:“朱院长,您不要多想,我真的没想过什么名誉,当时我来只是盼着冬冬能够健康就好。当然,能为医院做点贡献也是应该的,我也会竭尽全力!”朱院长哈哈一笑,说道:“越有本事的人做人越低调,梁老板就是这样的人呀!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胸襟,了不得!”

  有你这么夸人的吗?我刚揍了崔大福,你又不是没看到!梁惠凯脸上发烧,讪讪说道:“过奖,过奖了!”朱院长说:“一点也不夸张。没想到治疗非典最终还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厉害,只可惜不能给你宣传。”梁惠凯说:“千万别,那样我还怎么开矿?开矿才是我的主业。”

  朱院长哈哈大笑:“你这是要羞煞我们这些专业的人士吗?”梁惠凯连忙说:“不敢,不敢,我就会这一点儿,凑巧了!”“你呀,要有年轻人意气风发的样子嘛!过于谦虚,过于低调,我都不会和你聊天了!”朱院长使劲握了一下梁惠凯的手,回过身来说道:“给你俩小丫头放假,回家好好歇着吧!”

  莎莎兴奋的高呼万岁!王冬冬却早有打算,梁惠凯肯定还要帮着给宋金花治病,他在这儿我也要陪着他,说道:“院长,我们康复了,也就带着抗体了,比其他的医护人员更有优势,我看我们还是在这儿和大家一起战斗吧!”莎莎说:“也是哈!我们接着工作吧。”

  朱院长开心的说道:“也好!谢谢你们,能和你们这些优秀的年轻人一起工作,我这个当院长深感骄傲!这样吧,你们先回家休整两天,陪陪家人,让家里人安心,然后再来。”

  这可行!王冬冬和莎莎欢天喜地的回家去了。时湘君拿来消毒液,把病房消了一遍毒,对梁惠凯说:“这就是你的休息室了。”梁惠凯笑道:“待遇还挺高嘛!”时湘君说:“那是,你现在可是功臣、红人,哪敢慢待了?嘻嘻,我给你拿饭去,你等着啊。”

  梁惠凯刚说了个“我”字,时湘君已经出了门。不一会儿,时湘君提着两个饭盒回来,把床头柜拖到两个病床之间,摆上饭盒说道:“吃吧,有排骨。”然后脱掉防护服,坐在了梁惠凯对面。梁惠凯下意识看了一眼,别说,真漂亮!医院里美女多,此言不虚呀!

  不过,梁惠凯虽然风流,骨子里还是有封建的一面,医生护士那么多,唯独她俩孤男寡女坐在一起吃饭,有点儿亲近,好像不太合适。可人家大大方方的,如果自己扭捏造作,倒显得太虚伪了。正做着思想斗争,时湘君羞羞的问道:“我没你家冬冬漂亮吧?”梁惠凯涩涩一笑说:“各有各的美,都漂亮!”

  “虚伪!”时湘君羞涩一笑,把一多半排骨夹到了梁惠凯饭盒里,问道:“你和冬冬的婚事定了吗?”梁慧凯应付道:“还没有呢。”史湘君看了他一眼说道:“这次你救了她的命,神仙来也阻止不了了吧?”

  王冬冬的父母还不知道她被感染了,也不知道王冬冬回家和父母怎么说,或许母老虎从此以后会对自己另眼相待?想到这儿,梁惠凯心里竟隐隐有些害怕,他不怕母老虎挠他,已经被虐惯了,反倒怕母老虎允许她俩随便交往,那样好像更对不起王冬冬了!梁惠凯涩涩一笑,不知道该怎么应。

  时湘君接着说道:“我真羡慕你们,郎才女貌,天作之合!”“谢谢!”听着她有点儿酸溜溜的口气,梁慧凯忽然意识到这个女人有心事!而且,她总是一副羞答答的样子,不由得让梁惠凯自作多情,一个字也不敢再和她多说,狼吞虎咽的把饭吃完,站起来就要走。

  时湘君刚吃几口,见梁惠凯竟然不愿意和自己多呆一会儿,心种莫名的沮丧,把饭盒一推说道:“我也不吃了。”梁惠凯只好坐了下来说道:“我这人吃饭就是快,你别在意,我等你一会儿。”原来是个怜香惜玉的家伙!时湘君红着脸嘻嘻一笑说:“只是你别老盯着我啊!把我看羞了,吃不下去。”

  实锤了!防火防盗防闺蜜,此话不假呀。梁慧凯现在特别讨厌这个疫/情,盼着尽早结束。俗话说,人红是非多,自己不仅人红,还招蜂引蝶。不过,只要疫/情结束,和她们以后接触的机会很少,而且冬冬马上回来,这个香香又不像秦楠楠那么大胆泼辣,应该好对付吧?

  这是一方面,关键是山上的料场已经满了,不得已又重新平整了场地。孤山铁矿也被迫停了,只剩下秦柯南的金矿还开着,好歹还有点儿经济涞源。过去一直以为开金矿风险大,现在发现金矿的优势了,酸洗完的金子拿到办公室都能储存下来,不占场地,不用担心运输问题。而且金价一直稳定上涨,从前年在金宏泰开始卖金矿时的二百五十元,现在涨到了三百多,数钱数到手软了!

  时湘君终于吃完了,不等梁惠凯动手,利利索索的把饭盒收拾好,忽地俏脸一红,低声说道:“晚上我过来找你,还没给我治病呢。”说完匆匆地走了出去。看着她妖娆的背影,梁惠凯暗下决心,不能再有任何心软的表现,拒腐蚀永不沾!时湘君没穿防护服,估计还要回来,赶紧闪出去跑到楼上。

  来到宋金花的病房,刘大夫一见面就对他赞不绝口。梁惠凯是个害羞的孩子,别人一夸就不好意思,找说辞贬低自己,解释道:“刘大夫,其实你们忽略了一个基本的问题。我的治疗方法和别人有区别是一方面,另外我下的功夫也大呀。医生给病人开药,一天的药量是固定的,吃多了就有害。中医给病人针灸按摩也一样,一次恐怕超不过一个小时吧?但是我从早上开始就不停的给宋姐疏通经脉,一天的时间抵得过别人好几次治疗,见效快也是应该的。”

  刘大夫哈哈一笑说:“有点儿道理。过去我总认为中医有虚的一面,如果说给别人正骨、按摩,能产生肉眼可见的效果,这可信,但是中医讲的五行相生相克,觉得有点夸大。不过,通过你这一天的治疗,让我对中医有了重新的认识,看来以后我也要多研究研究中医了。”

  有逗哏、有捧哏说话才有趣,梁惠凯侃侃而谈:“中西医各有优缺点,在我看来,只要不是重大的手术,中医就比西医有优势。西医是头疼医头,脚疼医脚,中医却认为人的有机整体是以五脏为核心,配合六腑,以经络作为网络,构成的一个极为复杂的统一体。脏属阴,腑属阳,脏为里,腑为表,一阴一阳,一表一里相互配合,并由经脉相互络属,构成了脏腑之间的密切联系。

  就像咳嗽,表面上是肺病,中医却会根据不同的症状来判断,是因为肾造成的还是脾造成的,等等,就是说中医治病不能把病因单独的割裂开来,每个器官有问题都会影响到别的器官。再比如说痔疮,西医没办法了就做手术,做完手术十有八九要复发。但是我通过针灸点穴就能治好,不用做手术。”若是过去遇到有人这么说,刘大夫肯定不信,现在无论梁惠凯吹什么牛,刘大夫都信以为真了。

  一边聊天,一边给宋金花梳理经脉。宋金花就像一台快要报废的机器,几乎没一处好地儿,修理起来难度要大得多。白天把她主要的经脉大致梳理一遍,有了一定的效果。接下来就要重点突破,梁慧凯打算先从肾经开始,毕竟肾是生命之源,一个人能否健康长寿,肾是关键。

  涌泉穴属于肾经的第一穴位,能够把精气运输到身体的各个部位,具有强身健体,固本扶正的功效。梁惠凯先把涌泉穴按揉了一刻多钟,又持续的点按,最后扎了一针,不断的得气后,接着沿着肾经往上走。

  梁惠凯不愿意回去单独面对时湘君,干脆用了慢功夫,这一条经脉就梳理了两个来小时。刘大夫近期太累了,看着梁惠凯重复着几个单调的动作,不一会儿又昏昏欲睡,在宋金花的一再催促下回去休息了。

  刘大夫一走,宋金花马上兴奋起来,说道:“乖弟弟,明天欧阳来看我,我把你介绍给他?”梁慧凯吓了一跳,马上拒绝了:“千万别,万一他和你老公一样小心眼,那就彻底没人帮你了。”

  宋金花满脸兴奋,说道:“你别害怕!第一呢,我在人家心里没那么重要。第二呢,官越大越怕死,谁都想结交一位医术高超的大夫。下午他给我打电话,我已经给他透露你的信息了,说遇到一个有本事的人让我起死回生。虽然他没明说,我想他来的意思也有可能想顺便认识你。”

  梁慧凯从内心里不愿结交权贵,低人一等的感觉不舒服,说道:“那也不好!他知道我的存在就行了。”宋金花娇嗔道:“你咋这胆小呢?姐都不怕,你怕啥?”梁惠凯说道:“姐,人的命天注定,一切随缘吧。”宋金花微微有些失望,只好说道:“也是,随缘吧!”

  聊着天,不知不觉中已经十点多了,宋金花打个哈欠说道:“帮姐解个手,你就早点休息吧。来,把我扶起来。”梁惠凯把她扶到地上,宋金花皱着眉头,一脸痛苦的说道:“我怎么感到大腿根儿疼呢?”

  梁惠凯心里咯噔一下!他听王冬冬说过,大量吃抗生素药会造成股骨头坏死,莫非宋金花已经有这种症状了?连忙安慰道:“可能是你躺的时间太久的缘故。”

  坐月子也没这样啊?宋金花将信将疑,扶着床说道:“你要是不嫌弃姐,就帮我一把。”梁惠凯心道,她病成这样了还讲究什么?从床底下拖出盆,把她抱了起来。虽然俩人心里没有想什么龌龊的事儿,但是被自己心仪的年轻人抱着,宋金花不免有些紧张,憋了半天才“呲”的一声尿了出来。

  先是羞涩,转而心里又涌起一阵儿凄凉,宋金花幽幽的说道:“如果姐以后变成这样,活着当真没什么意思了!”梁惠凯心想,股骨头坏死还真不知道怎么治疗,回头问问师傅,安慰道:“姐,你放心,我保证你健健康康的。”宋金花苦笑道:“咱俩这缘分也太特殊了,哈哈!”

  伺候着宋金花躺好,梁惠凯忐忑不安的下了楼,见病房里灯亮着,转身就想走。忽然听到里边有哭泣声,梁惠凯纳闷,时湘君也只能是对自己有点儿爱慕而已,不至于见不到人就哭泣吧?

  走到门口偷偷听了一会儿明白了,原来莎莎回到家里后想和对象见一面,哪知对象吓得不敢和她见面,还说什么要和她离婚。莎莎一气之下又跑到单位来了,边哭边给时湘君诉苦呢!

  梁惠凯这才明白莎莎曾经说过的那句话:“你说咱们病好了,会不会还有人歧视咱们?”估计是这几天她对象的言语中已经露出不好的信息来!

  这事儿能谴责她对象吗?全国上下都把非典当一场战争来打,恐怕非典会导致后遗症这个问题,也早在老百姓耳朵里传开了,老百姓谈虎变色也正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