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书提示 ×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传统武侠 > 残影断魂劫
下卷 浮生叹 第三十八章  沧海桑田(12)
作者:以殁炎凉殿 | 时间:2018-02-13 01:49 | 字数:3441 字

原庄主听着这一番话,并未立即开言反驳,显然李亦杰总算说到了他心坎上,值得他加以深思了。他不开口,场中气氛也始终僵持着。终于一阵微风拂过,原庄主也在风过后开了腔,道:“我又不是天下第一,难道是我对付不了的敌人,就注定束手无策了?何况对那样的小子,用不着同他讲江湖道义,大不了群起而攻之,也就是了。”

突然似是想起什么一般,道:“如今江湖上,论兵力、论名望、地位,唯一有望与魔教抗衡的,或许也唯有当今朝廷。正好满洲鞑子侵略中原,有志之士早已揭竿而起,有意肃清匪患,可不会因为时隔六年,就默许他们在中原的统治。如今利用这机会,咱们不妨就来个借力打力。这两方现今同盟,想必也是如土鸡瓦狗之流。自古立场不同,便只会互相利用,不可能有真正的合作!只要咱们寻个由头,从中稍加挑拨,让这两方先一步斗得你死我活……”

南宫雪插话道:“魔教与朝廷并非同盟,反而历来便是势不两立的死对头。此事根源,还要追溯到七年前,那时七煞魔头还仅是魔教中的一名寻常杀手,奉先任教主之命,前赴各处作乱。为夺七煞至宝断魂泪,出手灭无影山庄满门。当今的韵贵妃正是沈氏遗孤,一心复仇,便在皇上耳边鼓动,恳求为她做主。皇上耳根子软,当时又偏宠于韵贵妃,魔教本来助阵有功,只因皇上口风一变,即刻从忠臣转为乱党,举国通缉。皇上做这一切,也不过是给韵贵妃看的。但沈世韵倒也真有毅力,凭着手中权势,直到对……对残煞星……加以摆布……”

一提起暗夜殒,面上立即闪过红晕。见原庄主目光审视般落在自己脸上,似乎想看出些什么,惊了一跳,慌忙装作不觉,续道:“直至最终剿灭魔教,此事也就算告一段落。一年前七煞魔头东山再起,创办血煞教,倒没来寻朝廷的麻烦,只在武林间大肆屠戮江湖人众。皇上不能为他一人大动兵力,更何况各路将领也不肯为他私人恩怨所遣。他还要顾虑群臣颜面,不能单为一个韵贵妃,闹到朝野失衡。手中又无可用之兵,就说现今威风凛凛的八旗,又有几人是真正归他统领?另一方面,他也想借血煞教,削弱起义者势力,来一个坐收渔利,这一年才会如此纵容。至于皇上的儿子做了血煞教的副教主,则是他二人间的私怨,却不是皇上派他卧底……这当中牵扯,复杂得很,一时半会也难以说清。”

原庄主双手一拍,叫道:“说得不错!那就更好办了,等朝廷与魔教两相残杀,谁要想真正收拾掉对方,自己一边也必将损兵折将。不过我倒盼望先将七煞小子灭了,剩下鞑子兵几个老弱病残,咱们对付起来,那就容易得多了。”又转头问道:“亦杰,你以为如何?”

李亦杰沉吟半晌,道:“原庄主,这一件事,我已经想过许久。其实不论是汉人还是外邦异族,都是有好有坏。汉人中不也同样出了七煞魔头这等丧心病狂的失德败类?反观女真族呢?也同样有些淳朴善良,向往和平的好人,只因当权者手握重兵,图谋夺权,这才发起争战。又或因觉得常年待遇不公,对汉人便有种本能的仇恨,每当攻克一座城池,便要屠杀泄愤,那也同样是他们自以为逞威风的手段。因此我想……欲攘外,必先安内,七煞魔头是罪无可赦,但满洲人并没有那么坏,如果他们愿意接受讲和,咱们能不能就饶过他们,或是仍然认同他在朝中为官?满洲实有不少才智卓绝之士,如能将心思用在正途,不愁难使国家长治久安。”

见南宫雪眼神有几分怪异的瞧着他,心里一动,忙道:“雪儿,你别误会,我并不是因韵儿才为满清求情,这些……都是我在宫中六年,最真切的体会。既然前明同样腐朽,咱们为何不能接受新生政权?他们能够在京师夺得一席之地,更在七年间占据中原的半壁江山,就必然有其过人之处。当今圣上,他并不是一个坏人,所考虑的还是使满汉得能共和。谁又没有做错事的时候呢?他就算曾有不是,也是他那群臣下唆使他干的。我同皇上……交情不错,我能理解他的难处。其实真说起来,我同他还是一路人,好比我那个有名无实的武林盟主,情况也同他相似得很……这个……”

一面大作手势,结结巴巴的分说了一大通,见南宫雪脸上仍是挂着那副怪异的笑容,心头更是大增慌乱,就差没跪下来给她磕头哀求了。

正在这尴尬万分之际,南宫雪忽然“噗嗤”一笑,道:“师兄,你做的决定,我哪一次反对过?只要是你认定的道路,尽管一直向前走下去便是,不必向我解释的。”

李亦杰抓了抓头皮,干笑两声。原庄主赞道:“不错,在我的立场,也是从来不愿滥杀无辜。当年为了阿茵,一时糊涂,给江湖造成不小的损害,虽说我表面不提,但那也一直是我的一块心病,总想设法补偿。不过华山派么,现在简直就如初生婴儿般弱小,你要保护这仅存的一点血脉,这支队伍是不能率领出战的了。”

李亦杰听得原庄主与南宫雪如此说法,显然都是赞同了他的提议,喜不自胜,道:“我已打算好,等得过了师父的头七之日,便以代平战乱为名,去向朝廷借兵出战。正当众将焦头烂额之际,必能欣然应允……”

原庄主道:“‘代平战乱’,这个主意很好!本来我们担心,清廷中也有些窝囊废,不敢同魔教硬拼,主张避战求和,那这一仗可就打不起来了。由你李盟主打头阵,满清自然也乐得将这烫手山芋丢给你,而你也可趁机摸清鞑子兵作战脾性,两军交战,明里以摧毁魔教为目标,实则也须得暗中损耗清廷兵力。说来说去,还是内鬼难防,哈哈哈……”

却不知李亦杰要是另有选择,可绝不会去做这个“内鬼”。如此背叛沈世韵与顺治,却还是利用着他两人的信任,心头总存着疙瘩。南宫雪挽住了他手臂,道:“师兄,我也随你一起去。”

李亦杰明知此去凶险,前途未卜,给沈世韵看到两人同行,又不知生出何等醋意,刚想脱口拒绝,但想南宫雪一路上跟着自己,几乎从未答应过她多少请求。从来是在她的妥协中,维持自己“当家作主”的地位,对她可说是极不公平,心下便也软了。

再一转念细想,江冽尘对南宫雪恨之入骨,屡次设法杀她,都以失败告终。以他如此争强好胜的心性,必将引之为奇耻大辱,那是或早或晚,非要杀她不可的。真是他有意而为,则天下亦无安全之所,与其将南宫雪交托旁人,倒不如让她跟在自己身边,还可随时留心保护她。

无论如何,自己这一生,已是认定了这个女孩,虽然两人正礼未成,但在彼此心目中,他们就是夫妻。点了点头,道:“原庄主,此前我不便出面,就拜托您设法煽风点火,使两方内乱,可好?”

原庄主呵呵而笑,道:“这可不巧,亦杰,此事就交给雪儿去办。俗话不是常说‘最毒妇人心’么?这种挑拨离间之事,交给一个女人去做,才真正是找对了人。我还得先离山一趟,将我那宝贝小子带回来。可别让他一心只想比武,再去草率招惹七煞魔头。你放心,我原某人绝不是临阵退缩的逃兵,等我将翼儿找回来,我们父子二人就一齐加入你的队伍,可也算是多添一分助力。”

李亦杰见商议到此,基本已是定了下来,只得将苦笑咽入肚里,表面还得强自敷衍。

—————

再说玄霜经几名侍卫引领,回入宫中。望着四周琼梁玉宇,金碧辉煌,两步一楼台,三步一琼阁,透不尽的奢华、贵气。

这本应是他从小走惯之处,然而此时此刻,一幕幕看在眼里,却只有透心冰凉的漠然,仿佛自己不过是头一回来到一个陌生所在做客一般。心中运转不停,莫非这一年来的江湖历练已彻底改变了他的心性?使他已将自己的定位由皇太子易做魔教的副教主?

他是注定要回到皇宫来的,江冽尘也曾说过,等他功成名就之时,就准他回宫,来拿回本应属于自己的一切。但如今感到的种种不适应,却又是从何说起?一年,何以能够抹煞五年?沿途所见的太监侍卫依然对他毕恭毕敬,但听他们礼称“凌贝勒吉祥”,反倒不及在血煞教中,听下属奉承“副教主千岁”时,来得舒心。

随着众人引领,缓缓踏入乾清宫。目光僵硬的向四周打量,这宫殿并未有多少变化,似乎豪华之气更胜以往。

人处其中,只懂得漫无边际的奢华享受,是否还真能勤于理政?怪不得明朝皇帝住在这华贵的紫禁城中,最终个个玩物丧志。然而皇阿玛总该较他们来得明智些?为何却不懂引以为戒?轻叹口气,道:“既然来了,怎不对我说话?难道咱们父子之间,当真已到了无话可说的境地?那还真是可悲啊?”

顺治果然不知何时,已站在了他身后。玄霜望着装饰豪华的宫殿发呆,他则望着儿子变得陌生的背影发呆。听到他开口说话,初时只当自语,随后一想,话中之意除了自己,还能是向谁说?干咳一声,道:“你知道朕已来了?”

玄霜冷哼道:“这一年,您以为我的功夫都是白练的?内功造诣到得深处,尽可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,绝无人能近我身侧三尺之内!要是换做旁人,我早该出手攻击,定要叫他血溅当场。怎么,你不叫侍卫通报,是不愿让他们看到传说中父子重逢,抱头痛哭的场面?那我尽可给你保证,他们什么都不会看到。”

顺治叹一口气,向一旁站立护驾的几个侍卫挥了挥手,轻声说了句:“你们都下去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