阅书提示 ×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豪门总裁 > 萧去芸来
第一章 悲剧的开始
作者:梵玉 | 时间:2018-07-11 10:57 | 字数:1876 字

“没错,我和你爸爸在一起了。”林芸双腿交叠,盘着腿懒散的椅在沙发上,翻了翻手里的照片,面色平静,语气淡然。

手中照片上,她正抱着一个老男人激吻,身上仅穿着一件薄纱裙,玲珑有致的身材展露无遗。

“拍的还不错。”她在笑,笑的妩媚,如一朵染血的罂粟,眼波流转间却暗藏一抹难以察觉的苦涩。

“你!你不要脸!”曹云萧拍案而起,眼底尽是满满的恨意。

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最爱的女人竟然会背叛他!更何况,对方还是他的父亲!

还有比这更残忍的背叛吗!

“啪!”林芸将照片狠狠的摔在桌上,也站了起来,一双美眸含着冰冷,对上他的,

“我就不要脸了,你能把我怎么样?!我就是和你爸在一起了!你爸比你有钱,还比你懂的讨女人开心。而你呢?你现在有什么?你什么都没有!我凭什么要一直陪着你吃苦受罪?我干嘛要放着好日子不过?啊?既然你给不了我想要的物质,你爸能,我为什么不能和他在一起?”

话音刚落。

啪!啪!

两个巴掌就狠狠的落在了她的脸上,一片红肿。

“你个不要脸的贱人!”他狠狠的咒骂。

林芸捂着脸呆坐在地上,看着已经暴怒的曹云萧,眼神却出奇的平静。

“才两巴掌啊,能解气吗?要不你再打几巴掌吧。毕竟过了今天你也就没有机会再动我了,我可就是你继母了啊。啊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她的笑声狂妄中参杂着一丝凄厉,回荡在房间里,折磨着曹云萧的耳膜。

他猛地扑了上去,抓住她的衣领用力一拽,她的睡裙瞬间被撕碎……

他将满腔的愤怒全部发泄在她的身上,撕裂般的疼痛令她头晕目眩,绝望渗进肌肤狠狠的敲打着她的灵魂。

狂风暴雨过后,还不解气的曹云萧抓住她的头发狠狠的拉扯,强迫她和自己对视,“呸!”他厌恶的盯着她那张梨花带雨的脸,朝着她的脸吐了一口口水!

“想做我的继母?你以为你是谁?你不过就是个任人玩弄的贱人!如果让我父亲看到你现在这副样子,你猜,他还会要你吗?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林芸猛地从绝望中清醒过来,张大眼睛,她察觉出了不对。

曹云萧松开了她,走到茶几边,拿起手机,放到她的面前,正在视频中!

而对方就是曹云萧的父亲曹子朋!

曹子朋表情阴沉,嘴角却挂着一丝不洗察觉的笑,那笑容看的林芸心头一惊。

看着林芸惊恐的表情,曹云萧打心眼里觉得很痛快。

“贱人!”他收起手机,穿好衣服开门离开,临走时,还不忘回头狠狠的啐了她一口。

房门狠狠的被关上,屋里一下静了下来。

林允如同一件垃圾一样被抛弃在地毯上,一秒……两秒……终于,她再也忍不住,捂着脸蜷缩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。

直到嗓子都哭哑了,她抹了抹仍旧停不下来的眼泪,掏出电话,拨通了那个号码:“曹生,一切已经如你所愿了,求你别再伤害我姐了。”

三个月后。

“我听说你已经怀孕三个月了。”导员看着她的退学申请,一脸的冷漠:“你才十九岁,法定年龄还没到。你们这帮孩子真是不知道捡点。怎么?这个孩子你是打算留下?”

“没错!老师我知道这事给你添麻烦了,但是我必须留下这个孩子。所以,我选择退学!”

林芸摸着自己的小腹,坚定的回答。

她忘不了一个月前,当她知道自己怀孕了的时候,她差点高兴的哭了出来。

她离开老师的办公室后,在校园里漫无目的的游走。

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她和曹云萧初遇的樱花树下,看着漫天飞舞的花瓣,带着青涩与赤城掉落在泥土中,如果她的青春,在这一刻,彻底的被埋葬。

她望着樱花怅然了许多,摸着肚子,喃喃自语“云萧,对不起,请原谅我的欺骗。不过,即使我们不能再在一起,我也一定会留住你的孩子。这是你我之间唯一的牵绊了。我一定会努力的将他抚养长大,因为你是他的爸爸!”

游荡到家里时,已经是傍晚了,她只觉身心俱疲,喝了安胎的汤药,就睡下了。

就她在晕晕欲睡之际,门口传来一声巨响,一群人忽然破门而入!

曹子朋面无表情地从一众保镖的护送下走了进来,“我听说你怀孕了?你不配生下我们曹家的孩子!给我打掉!”

林芸吓得面如土色,她跳下床,跪在地上祈求般的死死拉住他的裤脚:“曹先生,求求你不要这样!我已经和你儿子分手了!我什么都没有了!我只要这个孩子!别的我什么都不要!求求你!”

曹子朋残忍的冷笑,轻轻的一挥手,一群人冲上来就把林芸架到了床上。

“手术做的干净点!孩子一定不能留!。”曹子朋丢下这么一句话就转身离开了,林芸绝望的看着他的背影,拼了命的挣扎。

可是不论她怎么挣扎,都无济于事。一群医生模样的人走进来,面无表情的掏出工具。

冰凉的仪器在她的身体里肆虐,她流着泪彻底的绝望……

三年后。

福利院。

一个听起来就会让人倍感孤独的地方。

在这里面的孩子脸上都没有什么笑意,或许因为冰冷和寂寞已经渗进了他们的内心。

花园里,林芸坐在长椅上,她旁边坐着一个光着头眼睛又大又灵动的小男孩,一边吃着零食,一边看着她好奇的问,“阿姨,你怎么又哭了?”